粉体蝴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体蝴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北财经大学灵异事件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3:34 阅读: 来源:粉体蝴蝶阀厂家

我说:想吃什么?

你……你们……没说出去吧……啊?大龙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了。

我听后的一瞬间,心脏几乎快停止了跳动!我操!不好!事情已经说出去了!居然是我和大亮干的!

我回避开大龙的眼神,掩饰住内心的惶恐,冲他摇了摇头就慌忙走了出去。到了走廊我就给大亮打电话,刚响了一声大亮就按死了,紧接着从寝室夺门而出。

你刚才听到了没?大龙刚才和我说的你听到没?!

听到了……怪我怪我!我一急居然就忘了这回事!!

那现在怎么办?啊?!

走走,出去!走远了再说!

我俩快步走出去,后来是一路小跑,从会培一直跑到二食堂,打了一饭缸的稀粥,然后又顺原路快步往回走。

大亮的眉头紧皱,我的心里扑通扑通乱跳!我们真怕自己会害了大龙!如果大龙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这让我们以后怎样面对他!

了寝室,我们把大龙扶起来,看着他喝完一饭缸的粥后,我们又扶他躺好,并且告诉他哪也别动,一会回来找他。大龙点点头说好,就又缩起身子,翻身睡过去了。

大亮拍拍我,我俩飞快地闪了出去,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来。出了门,大亮就拿起他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喂……哎是我!是我大亮!坏事了坏事了!……我现在去你家说吧,一句话说不清楚!你得想个办法啊!……哎!我们马上过去!

大亮揣了手机,拉了我就往外面飞奔,我俩一直跑出西门,拦了辆出租车就跳了上去!

去×××!快快快!

一路风驰电掣——司机被我们催了不下二十次。下了车我俩就往楼上跑,一口起跑到四楼,直接拉开门,顶开门帘就撞进去,却见那女人黑塔一般耸立在门后,给我吓得差掉叫出声来!

又是怎么回事?

完了!你得救救大龙!都怪我!大亮顾不得擦汗,只是朝那女人大声喊着。

我说过,死可免,伤不可免,我改变不了结果!那女人喝道。

我上次忘说了一件事!上次大龙受伤的时候,门上有字!……

接着大亮就把有关“口”字的事情说了一遍。

为什么不早说!那女人突然雷霆一般朝我们大吼,震得我俩鼓膜直响!

你们都进来!那女人大喝一声,扭身就进了卧室。

我俩只听见卧室里轰隆一声巨响,迈步看时,发现那写字台已经给我们摆在床边了。

我俩赶紧坐下,那女人拿出纸笔来递给大亮,说:你画!什么样的“口”!

大亮几笔就画出来了一个“口”字,把纸倒过来给她看,那女人只看了一眼,便猛地咬了咬牙关,两腮的肉突起一大块。

怎么了?是什么说法?大亮急得一头汗问。

这个口是哪天画的?恩?快说!那女人突然也急起来了回问大亮。

大亮被她这一喝问居然愣住了,眼神直勾勾的,嘴里说不出半个字。

我赶忙接过话来说:就在前天早上!

几点?几点!那女人急得直咬牙。

大概早上7、8点……是不是大亮?大龙刚要出门手就出血了,然后就发现门上有血字了?!

哦对对!大亮好像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应和着。

那女人看了看墙上那只滴答作响的老式挂钟,语速却缓了下来,但是一句话,让我和大亮差点当时就哭出来:

什么叫来不及?!大龙会出什么事?啊?求求你救救大龙!

师傅求求你救救大龙吧!我们求你了!求你了!!!

我和大亮带着哭腔一直喊!

那女人摇了摇头,说:我见过的事情比你们多,门上画血字的事情,是我第三次遇见……大龙当时说的没错,这个字符的意思,不是要你们“问”,而是让你们不要外传——“问”和不要外传恰好是两个相反的意思,这是那东西给你们下的圈套,大龙当时说中了,但是……遗憾的是,你们还是把它说破了……

说破了会怎么样?啊?我俩迫不及待地打断她继续追问。

12个时辰,也就是24个小时以内,如果你们找我,还来得及,但是你们真的来晚了,我帮不了了……对了大亮,我们村里的张家娃子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吗?

啊?哪个张家娃子?

就是死的时候,嘴里还含一块树皮的那个。

就是你和我说过的那个是不是?!我突然朝大亮喊。

大亮睁圆了眼睛看了看我没回答,又转头继续看着那女人讲。

那女人继续说:你们都不知道,他是晚上死的,死的那天早上,他家门上也出现了一个口字,他也不识字,所以没当回事就给抹掉了,结果晚上就死了,嘴里还咬着一截树皮——现在想起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大龙会吐出树叶来了。

那女人接着说:他家人觉得他死得蹊跷,所以要我给他做场法事,做法事的时候我就感觉门前阴气太重,于是就发现门上有血迹……这事多少年了我从没和他家人说起,因为不想他们家人受到牵连,不过现在张娃子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你和他们关系也是疏远,我和你们说起来也已经并无大碍。

大亮和我相顾一看,发现对方头上已经挂满了汗珠。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大龙的事还没有解决,于是就问她:大龙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出危险?出什么危险?

那女人说:如果按时辰来算的话,危险应该已出了,你们仔细想想,在血字出现后的12个时辰里,大龙有什么不对劲没有?你们还没有和我说起过的?

我和大亮盯着对方的双眼一直看,似乎想想起什么,但是过了几秒种,我俩还是没想起来什么。

好像真的没有,如果24小时内没有出事的话,是不是就是说大龙没事了?我俩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继续问她。

死可免,伤不可免,至于何伤,我这里也看不到,毕竟人鬼殊途。你们最好再仔细想想。

我和大亮又回忆了一遍:出现血线后不久,大龙就发烧了,然后就去了医院打了吊针。第二天大龙打完吊针回来后,就挖了灌木,被我们拉回寝室后大龙就吐了,然后就是现在病殃殃的……难道发烧就是所谓的“出事”吗?可是大龙现在已经不烧了啊!

到底大龙会怎样?!

你们等等,我想想办法。那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走到卧室地板的一角,蹲下来朝地板上猛地一拍,一小块地板吱嘎地掀开一个角,她伸出两手探进去,从里面掏出一个猩红色的四角木头盒子,外面裹着一层油纸。

我和大亮目不转睛地

盯着她看,只见她打开油纸,再把盒子盖拉开,盒子里面分成大小两个格间,大的格间里摆放着许多张黄色的小纸条,整齐地摞在一起,小的格间里放着一支精致的毛笔,然后毛笔旁边是一盏带盖子奶沾尚

那女人拿出两张黄色的小纸条,然后把陶瓷碟子放在纸的左首,毛笔放在右手,然后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开始静坐起来。

过了一会,她张开眼睛,右手执笔,左手打开小碟子,原来碟子里面盛着半碟子朱砂,她用笔尖在朱砂上搅动几下,笔尖上瞬间有了颜色,这时她又拿过一张黄色的纸条来,开始在上面写起了东西。

虽然她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粗人,但是写起东西来却很是漂亮。虽然我看不懂她写的到底是什么,但是笔在起承转接之间,就如同一条红鱼在游走,显得驾轻就熟,而且执笔的力度掌握得相当好,笔尖的毛束始终不破,饱时如满月,细时如新月,让我和大亮看得啧啧称奇。

不一会,两张纸条写好了,那女人却又从木盒子靠下方的地方拉出来一个很小的暗抽屉,拿出三个石章来,饱蘸了朱砂后盖在纸条上,然后对我们说:可以了。

这时我们细看那两张纸条,上面勾画的图案并不相同,但是看了那两副图案后,只觉得犰劲中透着一股霸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这时那女人说:你们拿着这两道符回去,越快越好,一张贴在你们的门上,一张立刻让大龙和水吞服——贴在门上的

那张,要保证三日72小时之内不落地,大龙便可得救。

我和大亮顿时大喜,心想终于找到了救命的法子了,于是赶紧拜谢后就急急地奔了出去!

我们坐在出租车里,心里总算有了些底。大亮抹了把脸上的汗说:刚才我这汗真是出透了。我听他这一说,抹了把脸,才发现自己也早已是汗如雨注。

转眼之间,我和大亮就回到了学校,兴冲冲地跑回四楼,已经又是满头满身大汗淋漓。

一推门进去,?⑾执罅拇采厦涣巳耍蛔佣言谝唤牵颐ィ财袒褂杏辔隆4罅撂烦じ錾掀潭伎戳丝矗裁患罅淖儆啊?/p>

大龙哪去了?病了也不好好养着,乱跑什么!我边想边和大亮说:走,出去找找他,他应该刚走不久。

nk细胞免疫疗法费用

北京治疗无精多少钱

国内nk细胞疗法权威

301医院nk免疫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