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体蝴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体蝴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茧价的盛世危言-【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4:26:39 阅读: 来源:粉体蝴蝶阀厂家

行业硬伤需急救

茧价、丝价后市何去何从?各路看法截然不同,但是这次波动无疑对市场各方影响不小,并再次暴露出了茧丝绸行业种种硬伤。

中国的蚕丝产量接近世界总产量的80%,整个丝绸行业在国际上却没有优势,不掌握话语权,最终只能回来挤压蚕农,导致农民不愿意养蚕是这个在中国有着近5000年历史的行业的悲哀。

嘉兴市农业经济局蚕桑站站长蔡育根说,茧丝绸行业不是这个环节出问题,就是那个环节出问题,整个产业链均衡发展的时候是没有的。

“丝绸行业过度依赖出口、全行业竞争力低。”吴海平说,每当茧价上涨,丝绸行业便无法向下游输出成本,受到成本和市场两头挤压陷入困境。

“问题在下游企业,没有生产出消费者喜欢的东西。”高爱芬说,这几年蚕丝被广受欢迎,异军突起就是例子,老百姓喜欢就卖得动,卖得动价格就能上去。

在中国丝绸城,记者的调查印证了高爱芬的说法。一些经营户对记者说,这里很多产品和十年前并没有区别。由于传统的丝织品打理起来比较麻烦,和当下的快节奏生活格格不入,因此产品一直难以拓展开销路。

另外,从行业内来看,蚕农、茧站、缫丝厂、绸厂各个环节割裂严重。费建明分析说,目前,大家没有成为一条链上的利益相关方,每个环节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前端的真实信息难以及时传送给后端,后端的状况也无法快速反馈回来指导前端的生产,结果就是整个行业供不应求和供过于求的状况反复交替出现。

采访中有两件事令记者印象深刻。一是有农民对记者感叹说,养蚕就像打麻将,打得好就糊,打不好就输,每次都要等到开秤收购了才知道价格。二是多数跻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排定的丝绸行业竞争力十强的企业,也没能打通产业链。即使达利(中国)有限公司只有织绸而没有缫丝,万事利集团则只有印染和成衣。

业内人士认为,要推进全行业协同稳定发展,国内丝绸行业亟须推进联合重组,形成几家贯穿完整产业链的茧丝绸一体化的大型经营主体。

茧价波动,茧丝业会不会重蹈大起大落的轮回?

高茧价的“盛世危言”

一度创下历史新高,突破13万元/吨的蚕茧价格(本报7月12日曾报道),开始出现明显的松动:直至近日,已经跌至11万元/吨以内,跌幅超过15%。同时,茧丝期货价格和鲜茧的收购价格也持续下跌。

曾经高涨的茧价,让蚕农增收,也激励了曾经低落的蚕桑生产热情。但是,不少丝厂绸厂由于成本高企,销售不畅,部分已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如今茧价高位松动,让许多业内人士难免心忧:过去茧丝绸行业经历的类似巨幅波动已有多次,这一次会不会重蹈覆辙?

茧价明显松动

7月20日,我国最大的茧丝绸交易市场位于嘉兴的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电脑屏幕实时的动态交易行情显示:交易冷清,整个交易日下来,干茧市场主力9月份合约,只成交了7手;成交价却出现较大回落,最低每吨9.9万元,最高也不过每吨10.06万元。生丝市场主力9月份合约,成交量也很低,成交价下跌至每吨31.86万元。

就在今年四五月份,干茧价格攀升至最高每吨13万元,生丝价格最高蹿到了43万元一吨,而2009年分别只有5万元/吨和15万元/吨。

中国茧丝绸交易市场办公室主任谭绍荣说,从今年上半年来看,干茧价格走势可分为两个阶段,从开年交易开始到3月中旬,这段时间行情平缓走高,并最终突破13万元/吨;而后一直持续到5月上旬,这段时期内干茧一直平稳,几无变动;然而5月中旬开始,干茧价格开始动荡下跌,并在6月中旬以后,开始出现大幅下跌直至近日。

近来的快速下跌行情极大地刺激了许多人的神经。一些业内人士担忧,连续大幅度的下跌似乎让人看不到未来转好的迹象。但是,浙江省农业厅经作局副局长吴海平有不同的看法。他告诉记者,实际上从去年的春茧开始,茧价就在不断创新高。当时也有许多人担忧茧价会大幅下跌,其实仔细分析下基本面的消息,后市再度走强还是很有可能的。

吴海平说,目前对全年价格起决定作用的秋蚕已经订种。从全省预订情况来看,茧农并没因为茧价高涨就大面积扩大饲养量,预计只比去年增5%,其他省份,如江苏、山东大幅减产,广西饲养量也不会有大幅增加。因此,在需求总量稳定的情况下,茧丝原料价格后市走弱的可能性不大。

丝绸厂陷入困境

相对于吴海平的乐观,下游丝绸行业却要忧愁得多。

盛夏是真丝睡衣等丝绸产品的热卖季节。在杭州中国丝绸城,记者却发现,购买真丝睡衣的顾客并没有多起来。“生意难做,再这样下去就麻烦了。”主要从事丝绸服装销售的管式丝绸有限公司洪女士向记者诉苦,去年批发价100多元一套的真丝睡衣,今年快涨到200元了,销量明显下降。

按照价值规律,真丝睡衣的涨价,是顺着蚕茧、生丝、绸缎、服装这条产业链,一环环传递过来的。茧价高涨,势必使得全行业都处在一个高价位运行状态。杭州市丝绸行业协会会长费建明说,现在很多丝厂,积压严重,下游的绸厂也不玩了,行业困难重重。

“以前全市有缫丝厂36家,现在只剩下14家,这14家里面只有3家是正常开两班的,其余的都只开单班。”湖州韵峰丝绸有限公司总经理高爱芬这样告诉记者。

在韵峰丝绸有限公司的仓库里,数十包生丝堆满一地。“因为蚕茧快速涨价,丝价也得跟着涨,许多不了解的人都认为我们缫丝厂赚死了,事实上现在是有价无市,茧丝价格倒挂,生产出来的丝全都积压在仓库里。”高爱芬说,“资金全压在里面,万一丝价往下掉的话,我们肯定得关门。”

丝绸成品企业情况也大抵如此。上世纪90年代,湖州大大小小的丝绸成品企业上百家,现在做丝绸成品的企业就剩下10来家了。

如今茧丝价格持续下跌,对库存很大的丝绸行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据报道,受此影响,不少国内丝绸企业订单锐减,出口受到很大影响,而小企业则面临资金断裂危机。

因此有人担忧,目前茧价上涨已导致下游销售不畅、货品积压严重,如果后市销售局面无法得到改善,市场无法消化这一波行情的话,迟早会传导回前端的蚕桑生产环节,引起茧价回落,伤害到农民和行业发展。

茧价频繁波动,最终是导致行业萎缩。茧贱伤农使得农户砍掉桑树;蚕茧价格的暴涨使得缫丝厂面临茧丝价格倒挂、甚至停产;价格不稳定,订单大幅减少,丝绸服装企业只能接其他纺织品订单。

手游加速

手游加速

网游加速

轻蜂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