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体蝴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体蝴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符坚和王猛灭前燕五胡乱华时代北方短暂的统一

发布时间:2021-02-03 11:49:54 阅读: 来源:粉体蝴蝶阀厂家

符坚和王猛灭前燕:五胡乱华时代北方短暂的统一

从公元352年底前燕迁都邺城起,大体上形成了晋、秦、燕鼎峙的形势。这形势存在了十八年,到370年底前秦灭前燕而结束。从此,直到淝水之战前的十三年间,这是北方获得短期统一的时期,也是晋、秦南北对峙的时期。燕、秦两国,在鼎峙开始的时候,燕的国力在秦之上,但以后,强弱易位,原来的强者甚至陷入灭亡的境地,其原因何在呢,笔者可用两字概括:内讧。慕容氏一族人才辈出,第一代慕容廆是杰出的领袖人物;第二代慕容皝至少可以说是个明君,他的庶长兄慕容翰英武绝伦,智谋出众;第三代慕容恪、慕容垂都智勇兼备,为敌国所畏惮。一个家族,几代相继出现许多优秀人物,历代都很少见。不幸的是,在第二、三两代中,兄弟不和的事竟不断出现,终于给前燕带来了噩运。慕容皝猜忌慕容翰,始而使他不得不出奔,后来回到故国建立战功,仍遭迫害而死,事见第十二篇。

慕容皝去世前,曾嘱咐嗣君慕容儶说:“如今中原尚未平定,你的兄弟恪智勇兼备,可以担当重任。”古人说得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慕容皝是不是担心下一代重演兄弟不和的悲剧呢?这是有可能的。史籍上没有提到慕容皝遗言有没有涉及慕容垂。慕容垂原名霸,字道业,排行第五(慕容恪是老四),从小得父亲喜爱,世子慕容儶因而不太高兴。慕容垂少年时喜欢打猎,有一次从马上跌下来,折断了牙齿。慕容儶即了位,以敬仰春秋时晋人郤缺为借口,命五弟改名为(垂夬),后来信了谶文中的话,才又拿掉“夬”,改名叫“垂”,可见他对这个兄弟是一直猜忌的。

慕容恪打仗,不愿多牺牲士卒,对所俘敌将,不肯随便杀害等事,有关各篇已有述及。慕容垂破桓温,亦见上篇。现在补叙一点慕容垂青年时的事迹。晋永和六年(350年),慕容儶攻克蓟城,斩守将王佗,想坑杀所俘士卒一千多人。慕容霸(那时还没有改名)谏道:“赵国暴虐,大王兴师讨伐,救民于涂炭之中,使得安居乐业。现在刚得蓟城,便要坑杀他们的士卒,风声传将出去,恐怕会不利于王师。”慕容儶听了,便停止屠杀。远近官民听说燕军不随便杀人,都望风迎降。这位二十五岁的青年王子的见识比他老兄高明多了(慕容儶时年三十二岁)。慕容儶对慕容恪似乎不大猜忌,然而临终的嘱托实在令人生疑,他说:“景茂(慕容玮的字)年幼,我想把社稷交给你。”慕容恪不肯接受。慕容儶怒道:“况弟之间何必虚饰!”慕容恪答道:“陛下如果认为臣担当得起天下重任,难道就不能辅佐少主?”慕容儶听到这里才放心,说:“你能行周公(西周周公旦辅佐幼主成王)之事,我就完全放心了。”由此可见,所谓传位,只是试探而已。试探的结果好,他才放心,万一不好呢,恐怕会趁自己没有死,另有措置吧!

晋升平四年(3的年),慕容儶死,年四十二岁。儿子慕容玮即位,年十一岁。太宰慕容恪、太傅慕容评、太师慕舆根辅政,慕容垂任河南大都督、兖州牧、荆州刺史。慕容炜在位十一年。这十一年间,内部矛盾的发展,终于使强大的前燕陷入灭亡的境地。先是慕舆根自以为是老资格,对慕容恪主持国政不服帖。他故意劝慕容恪废慕容玮夺位。慕容恪大惊,说:“您喝醉了吗?怎么说出这样荒谬的话来!我和你同受先帝遗诏辅政,怎能忽而作此主张?”慕舆根当场承认了错误,但怕被治罪,便向太后可足浑氏和慕容玮诬告太宰、太傅要造反,还自告奋勇,愿意率领禁兵去杀两人。可足浑氏信以为真,打算答应,倒是十一岁的小皇帝有点主意,不相信这套鬼话,而且怀疑真要反的是太师,所以没有同意,才没有闹出大乱子。

慕容恪把慕舆根的话告诉了兄弟慕容垂,慕容垂就劝他果断地把他杀掉。秘书监皇甫真也说慕舆根毫无见识,自以为老资格,骄横狠毒,不及早解决,会酿成大祸。慕容恪不肯,他考虑得很周到,小皇帝刚即位,大臣就自相残杀,邻国(东晋、前秦)会认为本国政局不稳定。这是他能说出口的话,而内心却还有更深的顾虑:“人家一定会把我这个周公看作专横的权臣。”他忍住了。但是慕舆根却不罢休。他先是诬告,后来又向太后和幼主建议放弃邺城,回到龙城(今辽宁朝阳)老家去。慕容恪这才无法忍耐下去,就与慕容评商议决定,奏明慕舆根的罪状,杀死他和他的妻、子、党羽。

风波过去了。晋太和二年(367年)慕容恪去世,燕的局势就急转直下。慕容恪叮嘱过慕容玮:“吴王将相之才在臣十倍以上,先帝因长幼的次序,用臣辅政。臣死之后,请陛下举国以听吴王。”他还不放心,又叮嘱慕容玮的兄长慕容臧说:“大司马总统六军,人选不可忽视。我死之后,以亲疏而言,应该轮到你和冲。你们弟兄虽则才能出众,然而年纪还轻,不见得能够挑得起这副担子。吴王是人中豪杰,智谋无人能及。你们若能推举他做大司马,必能一统天下。你们千万不要贪恋官职,不以国家为意。”他病重将死,慕容玮去探望,他又一次推荐吴王,说他是管仲、萧何一类人物,如果不加重用,秦、晋两国一定要兴兵来犯的。他还把这番意思同慕容评讲过。慕容恪把利害得失剖析得明明白白,无奈他们不肯听取。他死之后,慕容玮让兄弟慕容冲做了大司马,把慕容垂搁在旁边。他自请领兵击败桓温之后,威名远震。慕容评是个庸人,又是忌他,又是怕他,便和可足浑氏商量害他。慕容垂发觉了他们的阴谋,想逃往龙城,据有燕的旧疆,但没有成功,只得改变计划,带了儿子慕容令、慕容宝等投奔前秦去了。

燕的国势,由于王公、贵戚占有大量户口做佃客和衣食客,国家的户口反而比私家的少,财政困难,官吏的棒禄,战士的口粮,常有拖欠,本来已经很衰弱了。晋太和三年(368年),尚书左仆射悦绾建议清理,这得到了慕容玮的同意。结果,他清出了二十多万户,但也惹得满朝怨恨。他本来身体不好,硬拼着做这件苦差使,竟把性命送掉。这项工作最终还是不了了之。王公贵戚中,权势最高的无过于慕容评。慕容恪死后,权力全在他的手里。他贪得无厌,占有的户口自然最多,用的地方官不是行伍出身的武臣,便是纨绔的贵族。太后可足浑氏和慕容玮也奢靡不堪,后宫有女子四千多人,僮侍厮役还不在内,一天的耗费常在万金左右。这样的国家,显然是难以长久支持的。

我们回过来再看前秦。它从符洪建国以来,历经磨难,终于成为一个强国。符洪称大单于、三秦王,事在晋永和六年(350年)。他还没有进入关中,就被原后赵将麻秋毒死。儿子符健杀死麻秋,不用大单于、三秦王称号,引兵入关,只称晋雍州刺史。关中平定后,他才于七年正月称天王、大单于,国号大秦。又过了一年,才即位称帝。以后关中诸将群起反符氏,加以东晋桓温北伐,境内不太安定。这时老天也不帮忙,永和十年(354年)饥荒,一升米值一匹布。十一年春天发生蝗灾,牛马无草可吃,竟互相吃身上的毛。这年六月,符健去世,年三十九岁。他临终对太子符生说:“六夷酋帅和执政大臣,如果不听你的命令,可逐渐把他们杀掉。”这是极有后患的遗嘱。符生是个“独眼龙”,武艺绝伦,性格残暴,父亲又这样嘱咐他,国内自然不会安定了。

从永和十一年到升平元年(355~357年),符生杀了许多人,后妃、公卿、仆隶,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丞相雷弱儿为人刚直,因为在朝堂上公开批评符生的亲信,其本人和九子、二十七孙都遭非命。尚书令辛牢在宴会上做酒监,因为劝人饮酒不力,被他当场一箭射杀。太医令程延为他着病,说是吃枣子太多而引起的,他大怒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吃枣子!”立即命令拉出去斩了。他梦见大鱼吃蒲(符氏本姓蒲),又听说长安民谣有“东海大鱼化为龙,男皆为王女为公”两句,就把太师鱼遵及其七子十孙都杀了。诸如此类,死的人不计其数。他接见群臣的时候,弓上弦,刀出鞘,另外还放着锤钳锯凿等可以杀人的器具。杀人的方法,除杀头以外,斩断胫骨、拉胁、锯颈、刳胎、凿头顶等法,都随时使用(杨炫之《洛阳伽蓝记》卷二说符生虽好勇嗜酒,但并不凶暴,是符坚“妄书生恶”。此说可供参考)。这样的暴虐是长不了的。升平元年(357年),姚襄进兵来争关中,被符黄眉、邓羌等击败。秦兵又擒杀姚襄,他的兄弟姚袭只得率众投降。黄眉回到长安,符生不但不予奖赏,还时常当众辱骂他。黄眉想杀符生自立,被发觉杀死,王公亲戚牵连被杀的又有多人。

这年六月,清河王符法、东海王符坚起事。他们手下不过几百人,但进了宫中,宿卫将士都放下武器,服从他们。符生喝得酩酊大醉,睡得正熟,听见喧闹醒来,还弄不清是什么事。符坚把他废为越王,接着把他杀死。这个昏君只活到二十三岁。荷坚是符健的侄儿,与符生是堂兄弟,比符生小三岁。他从小从师读书,很有点学问,也很受当时人的称赞。他见符生残暴,即与尚书吕婆楼商议对策。婆楼说自己没有本领办大事,家乡有个王猛,是世间少有的奇才,殿下不妨向他请教。符坚就请婆楼介绍,把王猛请到府里。宾主谈论了一番之后,符坚对王猛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仿佛是刘玄德认识了诸葛孔明。王猛字景略,北海剧(今山东寿光东南)人,博学多才,喜读兵书,与那些崇尚《老》、《庄》、口谈玄言的名士谈不拢,反为他们所笑。他到过邺城,后来隐居华阴。他见桓温不会有大的成就,所以不肯跟他南下,终于为符坚所用。他比符坚大十三岁,相见时正当三十三岁的壮年。

符坚弟兄起事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发动的。他们确实久已存有此心,但也不敢轻易动手。这天夜里,符生对侍婢说:“阿法兄弟也不可信任,明天要把他们杀掉。”侍婢偷偷地把这话传了出去,他们就再也不能拖延了。事成以后,符坚要让符法即位,符法自忖才能不如兄弟,又是庶出,就不肯接受。(阿法于几个月后,以皇太后[嫡母,亦即符坚的生母]命被“赐死”,原因很简单,皇帝只能有一个。)群臣都拥护符坚,于是符坚即位,不称皇帝,仍用大秦天王的称号。他杀掉符生的亲信二十多人,任王猛为中书侍郎,不久改任尚书左丞。从此,王猛与符坚的兄弟阳平公符融,成了前秦朝廷的柱石。

符坚上台后,很快就发觉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是权贵不守法,二是叛乱迭起。解决这两个问题,必须遵循“治乱世用重典”的原则。符坚、王猛正是遵照这原则雷厉风行地办事的。特进(赐给有特殊地位者的官职)樊世是氐族土豪,与符氏关系密切。他见符坚重用王猛、心里有气,当众骂王猛道:“我辈和先帝共兴事业,而拿不到权;你没有汗马功劳,怎么敢执掌大权?这样岂不是我种了田你吃饭!”又气呼呼地说:“不把你的脑袋挂在长安城门口,决不罢休!”王猛告诉了符坚。符坚怒道:“必须杀掉这个老氐,然后百僚可整。”过了一会,樊世来了,他对符坚说话,口气很倔强。王猛在旁指责他没有上下之分,樊世大怒,跳起来要打王猛,被左右阻止后,便又破口大骂。符坚顿时发火,立即命令把他斩首。许多向符坚告王猛状的氐人,都遭符坚斥责,有的就在殿上被鞭打。从此公卿以下的官吏都畏俱王猛,不敢轻易得罪他了。

强太后(符健的妻子)的兄弟特进强德是长安城里的大恶霸,吃醉了酒,带着一群爪牙,公然掳掠百姓的财物、子女。晋升平三年(符坚甘露元年,359年),王猛以侍中、中书令,领京兆尹。他一上任,便逮捕强德,一面上奏,一而斩首。符坚派使者来赦,强德的尸体已在市口上示众。王猛和御史中丞邓羌合作,两人皆疾恶如仇,无所顾忌,数十天中,杀、关、罢免权贵二十多人。不法之徒吓得气都透不过来,哪里再敢犯法。符坚为之叹道:“我到现在才知道天下有法啊!”符坚自此非常重视吏治,常派使者巡察州郡和各族部落,凡有孤寡老人生活贫困的,官吏刑罚不公平的,以及清廉公正、能够劝课农桑的,总之,各种好好坏坏的情况,都要求如实奏报。符坚根据这些情况,采取措施,于是前秦的政治,比起晋、燕两国,要清明得多。符坚重视教育,命公卿以下的子孙都入学修业,成绩优良、品行端正的予以奖励。他每月到太学一次,考核学生经义优劣,并提出经学上的问题,与博士(教师)讨论。回顾前文殷浩因军兴而废学校,这与符坚比较优劣,相差不可以道里计了。

叛乱迭起的问题,有时是相当严重的。前文提到过的张平,他拥有各族十多万户,与东晋通声气,受晋朝任命的并州刺史,声势不小。但是这类叛乱不难平定:符坚大军一到,很容易就把他的军队击溃,迫使张平投降。真正严重的问题是在符氏自己人的内部。符生有五个兄弟,都封为公爵。王猛曾劝待坚及早解决,以免后患,但符坚不听。符坚的考虑也有道理,五公无罪而就死地,岂不要被人指责为屠戮宗室。王猛不仅对五公作此主张,慕容垂投秦后,他也主张杀掉他以除后患,这就未免过于狠毒了。战时杀降,向来视为罪恶,何况杀避祸来降的人呢!若说后来慕容垂果然重建燕国,确系后患,也必须弄清楚,这是淝水之战的后果,不是慕容垂搞的阴谋。这是后话,下文再说。

晋太和二年(符坚建元三年,367年),符生的兄弟符柳、符双和符廋、符武果然一齐起兵造反。他们本来分别镇守地方,有兵有粮有城池,造反很方便。符廋原在陕城(今河南陕县西南),地近燕境。他起兵后,投降燕国,请燕出兵接应。这时慕容恪已经死了几个月,慕容评在掌权,他放过了这样一个大好机会,只轻描淡写地说:“我等智略,非太宰之比,能闭关保境就够了,平秦不是我的事情。”符廋再次特地写信给慕容垂和皇甫真,说符坚、王猛都是人中俊杰,今日不乘机取之,只怕燕国君臣必有后悔的日子。两人明知他说得对,但是慕容评哪里肯听他们的话呢?

符坚分兵征讨叛军,先后击斩符双、符武、符柳,最后,王猛等于晋太和三年(符坚建元四年,368年)十二月打破陕城,擒获了符廋。符坚问他为什么要反,他说:“只为弟兄屡谋逆乱,臣怕连累而死,所以造反。”符坚责令他自杀,但赦免了他的儿子。符坚仍然留有余地,这是他为人比较宽厚的地方。前秦的内部矛盾与前燕不同之处在于:首脑不制造矛盾,在矛盾出现后,处理得也比较得当,所以风波过去之后,国家的情况就恢复到正常状态了。接着,符坚就动手兼并前燕。晋太和四年十一月,慕容垂投秦。十二月,秦就以桓温败后燕不履行其求救时许诺,愿割虎牢以西之地为口实,使王猛等率兵进攻洛阳。五年正月,洛阳守将慕容筑看了王猛一封虚张声势的恫吓信,便开门投降。秦得了洛阳,便暂时休兵。

同年六月,秦兵再出。符坚送王猛到灞上,把关东重任委托给他。八月,王猛攻克壶关(今山西长治北);九月,又助杨安攻克晋阳。燕命慕容评做元帅,领兵三十万御秦。燕兵比秦多得多。但是慕容评怕王猛,不敢进兵救晋阳,士卒怨恨主帅,没有斗志。十月潞川之战,秦军大获全胜,俘斩五万多人,乘胜追击,又俘获十多万人。慕容评单骑逃回邺城。秦兵长驱东进,包围邺城。十一月,慕容玮、慕容评弃城逃走,邺城投降。秦兵追到高阳,俘获慕容玮。慕容评逃到高句丽,被高句丽抓起来,交给前秦,前燕灭亡。燕从慕容儶称帝起算,凡二主历十九年。从慕容皝称王起算,共三主三十四年。它是十六国中第四个灭亡的国家(前面三个是前赵、后赵、成汉)。

邺城被围的时候,城外秦兵占领的地区,因王猛令行禁止,秩序良好,百姓不胜感慨地道:“想不到今天又见到了太原王(慕容恪的封爵)!”王猛知道了,也叹惜“慕容玄恭(慕容恪字)真是奇士!”秦灭了燕,得到一百五十七郡、二百四十六万户、九百九十九万口。符坚把慕容玮和燕的后妃、王公、百官以及鲜卑四万余户迁到长安。秦灭燕后就基本上统一了北方。灭燕的下一年,前凉称藩。晋太元元年(符坚建元十二年,376年),秦又以绝对优势的兵力攻凉,张天锡投降。除边塞的游牧部落外,北方是前秦的一统天下了。王猛没有看到这一天,他已在上一年去世了,年五十一岁。

天燃气灶很费气怎么办

燃气热水器出现E9怎么解决

格力空调制热怎么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