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体蝴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体蝴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甲亢治疗为何一药难求

发布时间:2021-01-05 12:02:31 阅读: 来源:粉体蝴蝶阀厂家

甲亢治疗为何一药难求

近来,国产甲亢治疗药物甲巯咪唑片(商品名他巴唑)多地绝迹。患者无处购药,只得在网上论坛、微博寻求帮助。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内分泌科主任施秉银最担心,在本就会加重甲亢病情的高温天气里,药荒若不能尽快缓解,患者停药病情马上就会加重。   他巴唑缘何一药难求?紧缺形势何时得到缓解?保障药品供应需解决哪些深层面的问题?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药荒蔓延至大医院   “若有他巴唑的消息,请告知。急!!!”日前,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马栏镇牛北村的郑凤英给记者发来求助短信。   15年来,甲亢断断续续地复发,郑凤英一直不敢停服他巴唑。没想到,两个月前,这种几块钱100片的常用药突然遍寻不见踪影。“鄢陵县人民医院、许昌市中心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都没有。托朋友在上海打听,也没买到。”   “停药之后,脖子略微变粗了,还总觉得心慌,几项指标已经超出了正常值。”几经辗转,郑凤英终于从一位退休医生处求到了“最后一瓶他巴唑”,而剩余的药量仅够再吃10天。   “他巴唑是甲亢治疗的首选药物,在临床应用60多年了,价格便宜,效果好,副作用小。全国服该药治疗甲亢的患者约有数百万人,病情较重的患者,一旦停药病情马上加重。”眼看药荒已经蔓延至西安交大医学院一附院,施秉银心急如焚。   实际上,他巴唑并非甲亢治疗的唯一用药。施秉银介绍:“有一种叫甲亢平的药,能在身体里转化成他巴唑,但最近几年几乎没有生产。”另外,德国默克公司生产的赛治,与国产的他巴唑成分相同,通用名均为甲巯咪唑,两种药的临床治疗效果和副作用相差不大,但由于他巴唑紧缺,赛治也开始供不应求。“我们医院只能间断地购进赛治,一有药,马上就开完。”更令施秉银焦虑的是,有的患者不惜一天挂10次号,开10张就诊卡,就为抢药、囤药。   同时,记者了解到,为缓解中国市场的药品短缺形势,默克公司正在积极运作,将运输方式由海运改为空运。但某些客观原因的存在,确实令其难解燃眉之急。比如,该公司今年在中国市场的赛治配额是去年确定的,若另调拨药品进入中国市场,必须重新办理进关手续,这通常需要3个月时间。默克公司总部正力争加快生产进度,但加班加点往往要面对来自工会的压力。“而且,默克公司一般会把赛治供应给大城市、中心城市的大医院,中心城市之外的地方较难购到药。”施秉银说。   眼下,迫于他巴唑和赛治一药难求的窘境,一些医生只得给患者开丙硫氧嘧啶作为替代用药,但由此带来的用药风险令施秉银十分担心。“相较于甲巯咪唑,丙硫氧嘧啶产生的副作用较为严重。”   企业停产各有说辞   在国家食药总局的网站上,记者查询到甲巯咪唑片共有13个生产厂家。除世贸天阶制药(江苏)有限责任公司等3家企业的电话无法接通外,其余厂家均答复已停产甲巯咪唑片,对于停产原因的解释几乎都是“买不到原料药”。   之后,记者逐一致电国家食药总局数据库显示的4家甲巯咪唑原料药生产厂家,进行核实。结果是,除上海轻工实验厂的电话无法接通外,北京同济达药业有限公司、北京太洋药业有限公司、北京北卫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确已停产甲巯咪唑原料药。   至于原料药为何停产?北卫药业营销一部经理李晓波解释说,由于原料药生产污染较重,该企业没能通过环保部门的环评。   未通过2010年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新版GMP)认证,则为同济达药业停产的原因。记者了解到,2009年,同济达药业的98版GMP证书到期,但其未按规定提前半年提出再认证申请,之后一直处于停产状态。2011年,该公司提出认证申请时,新版GMP已开始实施。为通过新版GMP认证,企业需进行生产车间、硬件、软件的改造升级,但预期最早今年年底才能完成改造项目。   此外,由于位于北京市广渠路的原厂址占地拆迁,太洋药业在2008年停产甲巯咪唑原料药。   3家原料药厂家的停产原因看似各不相同,但背后实际隐含着同一个深层原因。   “国产甲巯咪唑片的零售价格大约3元,利润太低致使制剂企业生产动力不足,进而导致原料药销售不佳。”李晓波说。   由于国产甲巯咪唑片价格倒挂,太洋药业拆迁之前,已有1吨多的甲巯咪唑原料药滞销,过了有效期。迫于这一境况,其只好在迁址之后放弃这个品种。此外,同济达药业在2008年、2009年前后,已将甲巯咪唑原料药的产量削减为原先的1/3,且部分原料药用于出口。(下转第3版)   (上接第1版)   每个轮回都未“长远考虑”   同济达药业生产的原料药只销售给长期合作方北京燕京药业有限公司,由其生产甲巯咪唑片。但燕京药业相关负责人冯余庆坦言,为满足患者的用药需求,企业不得不生产,而一旦生产,就是笔赔本买卖。   作为国家基本药物,燕京药业生产的甲巯咪唑片在湖南省县以上公立医院招标中标价仅1.65元/每瓶(5毫克×100片),医院临时最高零售价为2.3元。其余厂家生产的甲巯咪唑片在其他省份的中标价格也大同小异,都是一两块钱的“白菜价”。   “而近几年,人工成本、厂房投入、原辅料价格、水电气费一路上涨,为实施新版GMP也投入了几千万元,生产成本早已高出了销售价格。”冯余庆说,该公司正在与北京市物价局密切沟通,上报信息,以期物价部门能尽快实施评估,制定出合理的药品售价。   实际上,自2009年我国启动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以来,尽管“保证药品价格合理,使企业生产积极性得到保护”的呼声日益高涨,但大批常用、有效的廉价药品供应紧缺的问题始终未能很好解决。   在原卫生部去年召开的基本药物短缺品种供应保障座谈会上,河北省卫生厅药政处负责人披露,该省2011年~2012年的基药招标采购中,有22种药物由于价格低廉出现流标;山东省药品集中采购中心负责人透露,该省总到货率低于80%的154个基药品规中,3元以下的中标品规达77个。   记者了解到,在河南许昌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至少半年前已没有国产甲巯咪唑片可用,直到今年5月底,无处寻药的许昌市鄢陵县人民医院医务科科长葛建国不得不向媒体求助。其余各地的缺药情况,也是随着近一个月的微博爆料、媒体报道才逐渐显露。   而纵观近年发生的药品短缺事件,无论是凝血Ⅷ因子、鱼精蛋白还是抗蛇毒血清,都与国产甲巯咪唑片有着同样的解决路径:患者或医生求援—媒体报道—政府行动。   7月3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在官方微博上透露,原料、制剂生产恢复后,预计在10日内向国内市场供应1800万片甲巯咪唑(5毫克/片),20日内供应6000万片。至于药品将销往哪些省市,目前不得而知。

乌海工业设计

韩城工业设计

东莞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