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体蝴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体蝴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京剧电影迎来大规模院线发行曹操与杨修的底气何在萧福德

发布时间:2020-10-18 18:18:09 阅读: 来源:粉体蝴蝶阀厂家

原标题:京剧电影迎来大规模院线发行,《曹操与杨修》的底气何在?

作者/千寻

8月30日,在万达CBD影院,敬一丹、董卿、欧阳夏丹、潘涛、长啸等中央电视台主持人,以及表演艺术家濮存昕等共同观看了一场3D全景声版京剧电影的首映礼。

这部电影就是《曹操与杨修》!

其实除了这些公众知名人物以外,还有中国文联、国家文化与旅游部、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等机构领导,以及北大、北师大、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等方面的不少专家、艺术家也都在场。

影片里没有小鲜肉,有的是两位京剧艺术家。一位是已经年近80岁,中国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的儿子尚长荣;另一位是中国言派京剧传人言兴朋。

“京剧还能做成电影,而且还是3D的,很好奇。”在进场前排队领眼镜的时候,一位观众跟身边的朋友这样说。

事实上,《曹操与杨修》已经不是第一部3D版京剧电影。

在此之前,这部电影的导演,也是现任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滕俊杰已经联合上影集团、上海京剧院,上海广播影视集团SMG等机构出品了《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两部经典京剧电影,用3D全景声技术搬上大银幕,并成功走向世界。

当下年轻人喜欢的艺术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也产生了像二次元这样的群体,但如何将中国高雅的京剧艺术传承下来,让更多年轻人喜欢,甚至重现当年世界文化交流名片的功能,一直是未解难题。

滕俊杰说,五年前创意3D全程实拍京剧电影是一场孤独的旅行。“我们也知道做成这件事情很难,推进会很慢,但总要有人去做。”

时隔30年,超越时代的京剧魅力!

“明月之夜兮,短松之岗, 悲歌慷慨兮,悼我郭郎! 天丧奉孝兮,摧我栋梁!”曹操在郭奉孝的墓前声泪俱下地说,若是奉孝还在,吾必没有赤壁之败。

距离尚长荣第一次登台唱这段戏的时候,已经过去30年了。

1987年,为了将其搬上京剧舞台,已近知天命之年的尚长荣来到上海,寻找合作者,并叩开了上海京剧院的大门;1988年,第一版《曹操与杨修》在上海京剧院创排完成,通过曹操与杨修的性格冲突来体现作品的深层意蕴,首次公演于1988年12月16日的天津人民剧场。

作为上海京剧院的新创作剧目,《曹操与杨修》一经推出,当即震动了国内京剧界,被称为里程碑式作品。

杨修的扮演者言兴朋回忆,当时在没有空调的练功房里苦熬三个月时间,排练《曹操与杨修》的情景。1989年获中国戏曲学会首次颁发的中国戏曲学会奖,1995年获中国京剧艺术节唯一大奖——程长庚金奖。

从左至右京剧艺术家尚长荣,

上海广播电视台监事长滕俊杰,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

30年后,影片的两位主演,第一代“曹操”和“杨修”,时年78岁的尚长荣与65岁的言兴朋再度聚首。这期间,《曹操与杨修》常演常新,数次被青年演员传唱,成为经典。

如今又被改编成京剧电影,以3D全景声的新面目重新面向更广阔的观众。

京剧改编的电影,原本并不稀奇。1905年,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就是京剧演员谭鑫培主演的。后来,徐克导演的《智取威虎山》,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都是以京剧为蓝本改编的故事片。

但这部《曹操与杨修》与众不同。它是以京剧为本,电影为用。或者说,用电影来包装京剧的内核。

影片由SMG全流程制作,采用了世界上先进的3D全套摄影设备和最新的杜比全景声制作流水线,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首先是场景方面,相比“四五步走遍五湖四海,七八人犹如千军万马”的意境化场面,更加写实些。

比如,一开场是草船借箭,3D电影效果,好像一发发箭头朝观众射来;包括影片的一些风雨雷电都是用特效完成的。另一方面,全景声中的音乐也做了一定调整,运用了一些国外混音调整。

但在京剧上保持了原汁原味,每一个腔调都没有变。有人评价说,这是一部崭新的、立体的电影,是绝妙精伦的唱念做打。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昨晚首映的影厅是万达9号厅,这可不是普通影厅。它是从2015年才开始建造,由RealD、科视和杜比三大科技公司,通过高光效的RealD 3D影院系统,以及科视4K技术等多项技术共同支持的高端影厅。

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曾经说过,万达9号厅是为我们的发烧级影迷——那些最专业、最挑剔、最热爱的观众,提供一个看电影的顶配场所。

由此可见,《曹操与杨修》这样一部看似平常的京剧电影背后制作中所含的技术含量。你可以想象一下李安之前拍过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一场孤独的旅行

《曹操与杨修》是滕俊杰导演的第3部3D全景声京剧电影。此前,《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都出自他手,这些作品都是“京剧电影工程”的一部分。

京剧电影工程于2011年启动,由京、津、沪三地多家单位共同参与。在首批十部剧目中,上海京剧院承担了《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勘玉钏》三部剧目的拍摄任务。

2017年起,京剧电影工程被列为国家重点文化工程,启动实施第二批十部影片的拍摄工作,上海京剧院将再一次承担该项工程的电影拍摄任务。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胡劲军曾经在会上表示,探索电影方式传承京剧艺术值得关注,京剧电影工程是一件功德无量、利在千秋的大事,期待着这些作品都能成为在全国叫得响、留得住的高峰之作。

但即便政府大力支持,但在拍摄过程中,由于京剧电影受关注度小,资金少,传播难度大,又不是当下大众青睐的题材,经费以及人员等问题仍是捉襟见肘,困难重重。

“其实,《曹操与杨修》我们在十几年前就想拍成电影了,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一直没能成行。”单跃进表示。

第一次吃这个螃蟹导演是滕俊杰。他在2013年拍摄了第一部3D全景声的《霸王别姬》,开启了京剧电影的破冰之旅。也正是从这部电影开始,他从上海世博会开、闭幕式总导演开始往戏剧电影方向转型。

在上映后两年多时间里,这部影片在美国、法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马来西亚、奥地利、意大利、克罗地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和中国香港地区受邀上映,创下纪录。

昨日首映礼之前,滕俊杰给小娱半开玩笑地讲了个故事。2015年,他去洛杉矶领《霸王别姬》获得的“金?卢米埃奖”。当时评委会主席问他,拍摄这部影片花了多少钱?

“在美国,拍摄这样一部影片,需要多少?”滕俊杰反问道。评委会主席回答说,大概需要1800万到2000万。但实际上,《霸王别姬》只花了450万人民币。

由于拍摄经费不足,滕俊杰将拍摄3部京剧电影所得的导演费全部都捐掉、投入到拍摄中。“项目真的是缺钱。”他开玩笑说。

当然,滕俊杰还是很幸运。

在拍摄过程中,上海市不少单位都给予帮助。“SMG贴了不少经费,上影集团的摄影棚也降价给我们使用,上海京剧院的艺术家们也自降片酬。还有一些社会企业,看完《霸王别姬》的故事以后,要求给一部分无偿赞助。所以,这是一部小成本,大情怀的作品。”

不过,京剧电影面临的问题可不仅仅只有经费。由于京剧跟电影属于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前者对艺术性追求更强,后者对商业性追求偏多一些。因此,当《霸王别姬》要改为3D版电影的时候,有些艺术家还跳出来反对。

在滕俊杰看来,京剧对表演、音乐、动作等各种传承要求非常严格。因此,在做京剧电影的时候遇到了艺术家反对,且言辞激烈。但好在l滕俊杰早已深思熟虑,尚长荣先生也坚决站出来支持他。“为了能让更多人喜欢京剧艺术,为了京剧的明天,创新在所难免。”

当然,滕俊杰也明确表示,自己是京剧的守望者,绝不会破坏和肢解它。“我们的重点也不是讲故事,而是刻画人物和人性。京剧电影是一场非常孤独的旅行,同行者人很少,但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

大目标:走向世界,更要走进世界

在观看《曹操与杨修》的过程中会发现一个小细节,影片字幕下面,还配有英文翻译字幕。可以推测,这部影片的发行并不仅仅在国内,这也是传统文化要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

此前,滕俊杰拍摄的《霸王别姬》,在上映后两年多时间里,这部影片在美国、法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马来西亚、奥地利、意大利、匈牙利、克罗地亚、斯洛伐克和中国香港地区受邀上映,创下纪录。

相比国内商业电影在海外发行屡屡受冷,这部小成本的京剧电影似乎得到的是另一番待遇。2014年,3D版《霸王别姬》受邀在美国杜比剧院做海外首映的时候,圈内来了1100多位观众,其中包括一些好莱坞制片人,以及50多位奥斯卡评委。

在影片放映结束后,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副院长艾伦这样对滕俊杰说:“贵国的京剧让我致敬。但我以前访问的时候,当地以隆重的规格请我看京剧,不瞒你说,我看了一半就昏昏欲睡。这一回我很惊讶,你这部3D全景声京剧电影从头至尾与我在互动,让我兴奋,毫无睡意。”

中国文化要走向国外,更要走向国外的主流人群,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在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看来,《曹操与杨修》这部戏是一个时代赋予的艺术高度,也是那一代人才华的表现。

“这部戏不是对一个人社会性、历史性,或者人文道德性的评价,而是写人性的。它在艺术上的成就,不是故事方面有多精彩,而是在演员们的表演跟唱腔一流以外,它对人性透视的深入。”

中国这么多戏曲。这部是有可能走向海外的。走向海外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艺术形式吸引,还有一种是内容吸引。有很多文学人物的意义是很传统的,很受外国人喜欢。这个是世界性的,是莎士比亚性的。

《曹操与杨修》讲得其实是人所面临的精神困境:杨修终于被杀了,曹操多么不想杀他,又不得不杀他;杨修多么不想得罪曹操,却又屡屡得罪了曹操。两个卓绝的英才,两个高傲的灵魂,在无情的撞击中,一个过早的陨落了,一个也陷入痛苦和绝望……

这不是中国人独有的境界,全世界的人都会遇到。就像两个关系亲密的刺猬一样,需要永远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无法相拥靠近。不仅仅是关系亲密,上下级之间也是如此。

京剧电影中刻画的人性是世界相同的,说它承担起了将中国文化输出海外的使命并不算夸张。

广州废品回收

数显电压表

三相智能电表

羧甲基纤维素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