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体蝴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体蝴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年宏观政策总基调或不变目标存下调压力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57:56 阅读: 来源:粉体蝴蝶阀厂家

明年宏观政策总基调或不变 目标存下调压力

明年财政赤字增加似乎并没有悬念。

“所谓积极财政政策典型的标志,一定是今年的财政赤字比去年多。”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在近期举行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说。他认为,明年财政赤字规模可能在13500亿-19000亿元之间。

此前2014年全国财政赤字被确定为13500亿元,占GDP(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2.1%,比上年增加1500亿元,其中中央财政赤字9500亿元,由中央代地方发债4000亿元。

按照惯例,中央政治局将在近期召开会议,确定新一年宏观政策总基调,然后在12月上旬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多名机构专家认为,2015年尽管宏观政策总基调可能仍与2014年一样,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实际操作还是有些变化,近期央行实施结构性降息即是例子。

考虑到今年经济增速、居民消费价格(CPI)实际执行情况略有些差距,明年多个宏观调控目标存在调整可能。包括GDP、CPI、M2都有下调空间。

2014年经济增长目标是7.5%,CPI目标是3.5%,M2为13%。实际情况是,今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速为7.4%,前10月CPI总水平比去年同期上涨2.1%,广义货币(M2)余额119.9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

明年宏观政策总基调或不变

高培勇指出,明年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可能仍不变,需要把握的就是在积极和稳健方面我们能走多远,有多大空间可以操作。

2014年财政赤字是13500亿元,由于明年经济总量会增加,如果按照64万亿总量,赤字率(赤字占GDP比重)达到3%计算,这会有19000亿。因此明年赤字规模可能在13500亿-19000亿元之间。

至于货币政策,在稳健总基调的前提下,是否维持13%的广义货币增速还需要研究。

“如何在积极财政政策稳健财政政策之间走出一条道路,适应这个‘新常态’的攻坚期,这是一个问题。”他说。

今年11月22日,央行宣布实施结构性降息措施。从当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4个百分点至5.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75%,同时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1倍调整为1.2倍。

对此次利率调整,央行解释认为,仍属于中性操作,并不代表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

中央银行需要根据经济基本面的运行态势,灵活运用利率工具进行微调,保持适当的实际利率水平。这是坚持和完善正常利率调整机制的应有之义,也是提高稳健货币政策针对性和有效性的要求。“因此不需要对经济采取强刺激措施,稳健货币政策取向不会改变。”

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同上述看法。

他认为,本次利率调整,仍只是维持经济在7%-8%的水平,并未要将经济推高到8%以上,也没实施大的刺激措施,所以货币政策仍是稳健的。

央行的利率政策调整,对于减轻居民房企利率负担有利(按法定利率执行),但是对于信用程度低的企业贷款利率降低负担不大。原因是,这些企业贷款实际利率远远高于法定基准利率。

“但是毕竟央行降低了基准利率,明年货币政策名义上是稳健,在操作上还是有所放松的。”他说。

目标存下调压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般会确定GDP、CPI、M2、就业等指标。考虑到今年就业形势良好,前10个月超额完成全年城镇新增就业的1000万目标,就业目标往下调的可能性不存在。但是其他3个指标都有下调的可能。

其中大部分机构专家认为,明年GDP目标调整到7%的可能性比较大。CPI也有往下调整的可能,预期在3%左右。广义货币M2也有下调压力。

交通银行高级分析师唐建伟指出,今年全年GDP增速为7.4%左右,CPI涨幅为2%左右,明年GDP存在下调压力,CPI仍维持今年3.5%的可能性不大,需要下调,因为实际CPI将大大低于3%。

明年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加大力度,比如减税方面。中国的个税其实是工薪阶层在被征收,高收入者的资本利得并未征收。加上未实施家庭征收个税,以及买房贷款未在个税征收前扣除,实际上中国居民的个税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负担太重。

香港目前个人所得税税率为15%,但是中国大陆的个人所得税税率采取累进税率,最高比例达到45%。

“明年国家应该加大减税力度,这样财政政策才真正积极起来。”唐建伟说。

宏观政策目标,预计在2015年3月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上发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郑新立认为,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减弱,这是当前经济运行所面临的主要矛盾。

下一步要通过有效的宏观调控来熨平经济周期,实现经济的平稳发展。“目前我们政府各级财政的债务率不到40%,在全世界都是最低的水平,因此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很大空间。”

同时,关键的还在于改革金融体制,释放资本存量的潜力。主要是围绕降低银行贷款利率放宽金融准入,去年一年期贷款利率6%左右,美国是2.25%,德国是3%,日本是1%,中国银行贷款利率比发达国家高2到3倍,凭什么这么高呢?“因为是垄断,只有放宽准入、强化竞争才能降低企业贷款的利率。”

郑新立建议继续扩大营改增的税制改革, 用5到10年把第三产业从业人员的比例提高到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50%,这可以新增1亿以上的就业岗位。

武汉塑料燃烧试验机

长春铸造机床

四川复合亚克力

海口抽砂泵